韩剧《我的出走日记》(又名:我的解放日记)由演员金智媛、李民基、李伊、孙锡久等人领衔主演,讲述一段住在乡下京畿道的三姊弟,在满是疲惫的生活下寻求解放的故事。剧情细腻写实,对于情感的刻画深入人心,随着主线剧情不断推进,廉美贞与神秘人具先生的结局走向成为一大看点。

《我的出走日记》1-16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京畿道一处农村家正忙着采收,假日的时候廉家三姊弟要帮忙家中农务,到了平日他们各自踏着疲惫的脚步,通勤到首尔蛋黄区上班,小女儿廉美贞是个内向的人,当公司同事们正在为下班后能参加同好会而开心时,她完全插不上话,因为回家时间太长,所以她下班后都不会参加任何公司的同好会,在同事百般劝说下,她勉强答应参加一次保龄球同好会,不过却与其他人非常疏离。

廉家二哥昌熙发现女友劈腿的事实,他和对方大吵一架,结果女友气急败坏地将矛头指向他,说昌熙个性无聊,住得又那么远,笑他整个人简直土得掉渣,两人的感情不欢而散。廉美贞在聚会后找大姐廉基贞会合,廉基贞此时酒醉抱怨着自己的相亲对象是个有小孩的离婚男人,她大声批评对方之后瞥见隔壁桌的男人与他的女儿,才发现自己无意间得罪了陌生人,让她备感尴尬。

就这样三姊弟都过了烦闷又不愉快的一天,一同搭夜车回家时,车上没有任何人说半句话,隔天一早廉家再度早起忙碌农事,一家人全程没有说过半句话,连吃饭的时候都相当安静,此时昌熙看着沉默的父亲,犹豫之下终于打破沉默,他想要用分期买一辆二手电动汽车,廉爸听到之后默默拒绝了他,昌熙不甘愿地说自己没有车,要怎么交女友,怎料此话彻底激怒了廉爸。

买车的事情不了了之,加上先前失恋的事,让昌熙超级烦闷,他将此事向好友吴斗焕抱怨,斗焕则分享了自己凄惨的相亲往事,让昌熙大笑起来,此时他突然感叹,要是自己是住在首尔该有多好。隔天一早美贞早起上班,和神秘人具氏擦肩而过,到了公司美贞因为没有参加同好会而被约谈,负责同好会的员工不断推荐她,但美贞却丝毫不感兴趣。

美贞在喝咖啡时意外听见远方有同事正在谈论她,原来同事觉得美贞虽然很漂亮,却是个无聊的人,这让她觉得有些灰心,此时的美贞觉得自己很悲哀,她想像自己是一个被爱的女人,以此作为寄托得以继续生活下去。一个催缴通知让美贞的思绪被打乱,眼看催缴信件很快就会寄到家里,让美贞非常慌张,她急忙想联络真正的欠款人,但却未得到回应,为了怕家里知道这件事,她不顾一切地拜托外地人具氏帮她收信。

第2集

美贞自知麻烦一个不熟识的具氏帮她收信很不好意思,不过为了不让父母知道她还是请求对方继续帮忙,具氏后续为了信件的事向她搭话,却被廉爸廉妈看见,她急忙找个借口搪塞过去,美贞到具氏家中,看完催缴信件后她请求具氏让她把信件留在这里,因为信件如果带回家,父母就会知道这件事情,而美贞此时告诉具氏,她已经把收件地址换成具氏的家,不过具氏听完仍继续沉默。

美贞在离开具氏家之后,照旧向欠款人传了讯息,尽管对方已经欠钱,但美贞怕对方的信用卡被停卡,还是帮他代垫了费用。美贞的公司有个特殊规定,到了熟饭日公司会随机安排饭桌,让其他部门的同事也能彼此熟悉,美贞这次被分派和部长跟先前在酒桌遇到的离婚男曹泰勋一同吃饭,安静的气息让人窒息,在电梯时美贞找到时机,特别为了姊姊先前的冒失向曹泰勋道歉。

昌熙在视察公司旗下的便利商店时,和前女友偶遇,对方速速结帐完就坐上新男友的车子离去,让昌熙心情很复杂。美贞终于接到来自欠款人的电话,不过对方却说自己生活很艰难,没有要还钱的意思,让她彻底崩溃,美贞抱着悲观的心情下班回家,此时却看见具氏头破血流,廉母告诉她,具氏是因为喝酒醉跌倒撞伤了,这件事让三姊弟对于具氏的身份非常好奇并进行了一番猜测。

美真到了公司,再度被人员找上,人员向她推荐同好会,怎知美贞竟然当场哭了起来,让对方吓了一大跳,美贞其实不是因为被逼着参加同好会才哭,是因为她所面临的一切都使她疲惫,她很想摆脱现在的生活。冷静后美贞到具氏家找他,告诉他如果生活没有重心,那就崇拜她吧,让她的心能有被填满一次的机会,霸气言论一出两人的关系开始产生变化。

第3集

美贞为了舒压特别和同事聚餐,连错过末班车她都觉得没关系了,因为她想偶尔放纵自己一下,美贞在独自回家的路上,看见两个面露凶恶的小混混,美贞心里开始紧张得起来,此时正好在她后方买酒回来的具氏发现了美贞的不安,他特别摇晃了手上的塑胶袋,发出酒瓶敲击的声音,让美贞意识到他的陪伴,好安下心来。

美贞在上班期间看见欠款人竟然威胁她,气得失控骂了一句疯子,这也是她第一次在外没有掌控好情绪,到了夜晚三姊弟和好友斗焕一同聊天,斗焕和他们分享具氏喝酒时的仪式感,具氏独特的喝酒习惯让斗焕非常着迷,也让昌熙对具氏这个人很感兴趣。

大姐廉基贞在一次次的恋爱经验受挫后,她和公司有名的花花公子把话说开,她先前在意对方和各种女同事互动亲密,唯独漏了她的事,也因此她体认到自己不该只是被动,并立下誓言要在今年随便找个对象恋爱。廉基贞在回家路上遇见昌熙的前女友,才发现女方根本没有忘记昌熙,基贞回家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昌熙甩了对方,而分手的理由是昌熙看出前女友在和他相处时很疲惫。

美贞、曹泰勋和部长三人被要求要参加同好会,三人正为此苦恼不已,不过他们决定一同组建一个同好会,美贞此时突发奇想了一个解放同好会,三人都对这个名字相当满意并予以提交。渴望着解放之时,美贞遇见了具氏,她鼓起勇气告诉对方,以后见了面就要打招呼。

第4集

随着解放同好会正式成立,美贞的同事们纷纷好奇问她这个同好会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过这个答案只有美贞自己知道。美贞得知具氏帮廉爸收回款项的事情时,借此与他攀谈了一会,此时具氏问她需不需要他的帮忙追回贷款的钱,美贞只说自己不想和别人撕破脸。

公司的花花公子送给廉基贞10张彩卷,借此为之前忽视她的事情道歉,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昌熙在晚饭期间接到分店大婶的电话,为了打好关系,昌熙只能当她的心情垃圾桶,而这看在廉爸眼里只觉得昌熙很没用,父子俩因此吵了一架。

美贞随着解放同好会的成员到餐厅聚餐,三人在这个时间得以各自抱怨生活,获得短暂的解脱感。大姐廉基贞在一场饭局上偶然和曹泰勋相遇,她发现泰勋其实是很好的人,对他产生了好感后,基贞送给他一张彩卷。在暴风雨夜晚,美贞的心情却意外平静,不过平静之下,她竟幻想着如果世界在此时此刻毁灭,所有烦恼都不再烙在心上,那该有多好。

第5集

具氏在田里一个飞跃,捡回美贞的帽子,让众人都看呆了,昌熙看见具氏的好身手,简直成为了他的超级粉丝,推测具氏先前应该是国家代表选手,正当昌熙在怨叹自己一无是处时,廉母打开窗户酸了他一番,虽然廉母好像觉得自己的儿子很没用,不过事实上,关上窗户后廉母翻开儿子小时候的照片,她认为自己虽然日子平庸,但看见儿子健健康康长大总让她宽慰不少。

美贞买了烧酒给具氏,询问他对于之前崇拜一事的看法如何,此时具氏告诉她,他已经在试着崇拜美贞了,而这让美贞感到很开心。昌熙在一场饭局中得知女同事对他的好感,整个饭局两人的暧昧情愫连旁人的同事都发现了,昌熙对这位女同事也开始有了兴趣,他甚至打开对方的社交帐号,想了解对方,不过越了解越体认到自己的条件是不可能再谈恋爱的。

具氏鼓起勇气在一次工作中,向廉爸要了美贞的电话,原来这天他刚好领了薪水,想请美贞吃饭,两人在这场饭局中虽然没有什么对话,但他们却不感觉尴尬,像是熟知彼此了一样,两人回家路上正好碰见廉基贞,基贞看着他们竟一起出现非常怀疑,美贞也察觉到姊姊的眼神,和具氏拉开距离。

第6集

虽然美贞装作和具氏只是偶然碰见而已,但敏锐的基贞还是察觉两人的异样。昌熙得知有位便利商店的店主想要找人接手这间店,而这间店营收相当好,接手了等于成为人生胜利组,这让昌熙非常心动,他鼓起勇气向父亲提了此事,平时保守的父亲竟然意外没有大力反对他,只要他自己先处理好贷款的事宜就好。

昌熙偶然在具氏家发现他竟然有个发散着绿光的小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满地摆放整齐的空酒瓶,昌熙和斗焕擅自想替具氏收拾这些空瓶,结果被具氏发现,具氏阻止了他们的行为,虽然他脸上面无表情,不过昌熙和斗焕都感觉到具氏的怒火。

美贞每每遇到什么事情,都会主动传讯息给具氏,尽管具氏都只是已读了她,她也不会灰心,美珍审视了自己的感情观,发现自己虽然希望伴侣条件好,但又不能太好,对她而言一个称职的伴侣,就是无论何时都要成为对方的支柱。到了深夜,具氏提起了早上空酒瓶的事,他认为这个小插曲是起因于自己没有保持好距离,不过虽然这样说,他却特别买了冰淇淋给美贞吃。

得知便利商店已经被公司女同事抢走,昌熙先前申请的租赁补助等于白白给了人家便宜,昌熙虽然心情很空虚又生气,不过在一次提款的插曲,他得知原癌自己的处境还不算是最糟的,心中觉得宽慰许多,此时他也已经消气。美贞在工作上与同事的相处少了尴尬,她感觉到自己开始有所转变,又看见具氏终于回复了她的信息,觉得心里获得很大的力量。

第7集

斗焕的暗恋对象刚分手,因此他重燃希望,并分享自己每每见到对方,都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为此美贞反驳了他的论点,就连昌熙也不认可斗焕,他认为斗焕之所以会心跳加速,是因为他潜意识里明白自己喜欢对方,却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得到对方。廉爸偶然得知小女儿美贞把户籍移出的事情,他为了此事询问美贞,美贞情急之下随便找了个借口,不过她也明白这个秘密快要曝光。

解放同好会的聚会上,成员们轮流说出自己的近况,而来勘查的同事参加一次活动后,觉得这个同好会的存在非常有意义,一旁等着美贞的基贞听见泰勋的分享,被他的话语感动地哭了。美贞在银行行员的提议下,决定再次联络欠款人,不过此时接起来的却是欠款人的女友,对方向她抱歉,因为真的没有能力还钱了,而每每得知这个消息,都让美贞更加心碎与崩溃。

美贞的钱始终没有下落,让她的心里只剩下灰心丧志,基贞忍不住之下终于问了美贞和具氏是什么关系,美贞澄清两人并不是男女朋友,只是她单方面要具氏崇拜她而已。美贞在挣扎之下,决定替欠款人还清所有债务,还完钱后美贞告诉具氏,不用再替她收信的事,并自暴自弃的说自己是个失败的人,此时具氏温柔的话语,让美贞学会了肯定自己。

第8集

美贞某天将要传给具氏的讯息不小心发在了工作群组,同事间发现她有了暧昧对象都非常好奇。基贞发现自己非常喜欢泰勋这个人,就连他不经意的一则讯息都能让她开心一整天,一头热的她开始兴起了告白的念头。美贞在疲劳的加班过程中,幻想如果此时具氏正在她身边该有多好,美贞抱着电脑到咖啡厅继续上班,此时具氏竟然真的出现了,美贞的梦想成真非常开心。

基贞决定这次要主动出击,她决定要和泰勋告白,不过为了不要让自己被拒绝时太难堪,基贞打算要昌熙和斗焕帮她一个忙,制造一个小意外让她好下得了台。到了告白那天,基贞告白后才知道对方对自己根本没有那个意思,她觉得尴尬之时,眼前的计画却整个乱了套,让她超级后悔,不过能有这次经验,她觉得起码自己尝试过了,经过此事她相信自己会有所成长。

美珍和具氏的第一次约会选在寺庙,他们坐在阶梯上若有所思,两人虽然没有明说自己的感情,不过此时此刻他们对彼此的存在相知相惜,对于美贞而言,具氏就像是默默带给她支持的人,而对具氏而言,美贞的存在也使他感到安慰,两人的关系该如何定义,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第9集

美贞与具氏间的感情越来越好,每当美贞下班,具氏会在地铁站门口接她,两人再一起走路回家,平常总是安静不多话的美贞,只要具氏在她身边,她就会毫无避讳的说出自己的内心OS,这天她形容路边的青蛙被车子辗过,像一颗颗爆炸的浆果,具氏看见她竟然能一脸平淡的说出这些话,忍不住露出惊恐的表情,美贞这才感觉到,自己似乎正逐渐变成一个讨喜的人。

自从告白失败后,身边同事一直很担心琦贞的状况,不过琦贞的状况出乎意料的好,她更分享了这次告白的后续,原先她很担忧泰勋会不会连传讯息关心她都没有,但最后她把手机开机,看见泰勋一连串关心的讯息,她的心情瞬间明朗起来,琦贞在这次经验中上了一课,更笃定自己或许在今年冬天,真的可以好好谈一场恋爱了。

自从便利商店的经营机会被抢走后,昌熙对女同事就非常憎恨,不但嘴里讲的都是她的坏话,还扬言的等到离职那天,一定会给对方难堪,不过此时同事的话却点醒昌熙,或许他之所以会这么讨厌女同事,是因为他打从内心的自卑感作祟。具氏在一个夜晚告诉美贞,过去他曾对前女友讲出毫无同理心的言论,间接导致对方跳楼自杀的事,并告诉美贞,如果她希望,这段存在于崇拜的关系随时可以结束。

具氏眼看自己的行踪快要被白社长查到,他变得更多疑敏感,一点风吹草动都让他很紧张,这天他呆呆坐在沙发上,回想起当年自己逃亡的那晚,他在地铁站睡了很久很久,一个莫名的喊声意外吵醒了他,精神恍惚下他下了车厢,还把手机遗留在车内,这个偶然的举动,意外成为具氏躲过一场浩劫的契机,而那个莫名的喊声就是来自于美贞,原来美贞早在还不认识具氏的时候,就已经解救过他。

第10集

美贞因为具氏的坦白而生气,不是因为具氏过去曾做过的行为,而是因为她认为具氏要分手的理由很差劲。夜晚具氏来到充满凶狠野狗的田野,心想要被狗狠狠咬一顿,但此时美贞却出现还大吼大叫把野狗全赶跑了,具氏没好气地责怪她,总是能把事情搞砸。几天后,美贞受昌熙所托,负责将酒送到具氏家,具氏的冷淡让美贞忍不住爆发,质问他被狗咬跟善待女人,究竟哪个更难?说完更生气地走人,具氏初次见到美贞这样的反应,当场呆了片刻后随即大笑。

大姐琦贞在告白失败后,第一次和泰勋见面吃饭,原本以为两人会有些尴尬,不过这次的饭局却意外顺利又融洽,不过此时小姑姑曹景善却从泰勋女儿身上得知,原来琦贞先前曾瞧不起离婚家庭,小姑姑很生琦贞的气,更不解为何泰勋会原谅她,饭局从原先的和平变得尴尬无比,琦贞对于自己先前的行为非常后悔,但再后悔也挽回不了这个局势。

美贞经过时间沉淀后,传了讯息给具氏,她告诉对方,自己不在乎具氏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在她心中,具氏只是一个很好的人。具氏看着简讯,心中若有所思,他到首尔警告过去的同伴,不要再派人跟踪他,之后便开着卡车接送美贞,两人在这时已和好如初。

第11集

昌熙开着具氏的高级车,成为众人的焦点,虽然这台车并非自己所有,但昌熙光是手握着方向盘,心里就有很满足的感觉。美贞到公司一贯地被老板刁难,老板自己的品味差劲,却一直批评美贞的设计风格,更在一同搭电梯时,特别提起解放同好会的事情,想给美贞难堪,当老板问美贞这个同好会是要摆脱什么?美贞面无表情地回应:令人厌烦的人让老板当场难堪。

琦贞在上次饭局之后,期待泰勋下次的邀约,不过话虽如此,说好的饭局却迟迟没有下文,让琦贞很焦虑。琦贞正分享这件事时,手机的讯息突然响了,正好是她期盼的泰勋,琦贞此时想赶紧回覆对方,但身边同事却告诉她应该要欲擒故纵。琦贞思考了一会,反问同事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看着兴奋离去的琦贞,同事们突然疑惑,这样欲擒故纵的行为真的是正确的吗?

在和泰勋的饭局上,两人依旧无话不谈,琦贞开玩笑说自己若没有在冬天到来前,顺利找到恋爱对象的话,就要剃光头,抛开世俗的欲望,而此时泰勋却告诉琦贞,她不需要那么做,因为他想和她交往,这个冲击又霸气的告白让琦贞既震惊又感动。昌熙在一次偶然,遇见了前女友,他看见对方,更提议要载对方回家一次,前女友发现昌熙的个性变了,原以为昌熙会向她不停炫耀车子,但昌熙却没那么做,反而流露一种很温柔的气质。

第12集

美贞一如往常地和具氏闲聊,她提到家里以前养过山羊,而这些动物总有一天都要成为食物,为了不要产生太多感情,家里养的动物都不会取名,说到这里具氏突然觉得自己和山羊,撒娇地要美贞帮他取一个名字。

一个身穿花衬衫,不知名的男人正四处盘旋,廉母一问他才回答,其实他是具氏以前工作的前辈贤振,是特地来见他一面,不过正当具氏见到他,脸上却没有开心的神色。吃完饭后,贤振和具氏独自在外,贤振质问具氏为何不在具会长好声好气时,赶紧回来接手工作,说完便质疑他是不是在山浦有了女人,具氏脸上的神情让贤振哥明白,自己的确猜中了。

琦贞在一次见面后,询问泰勋该如何和一个有孩子的男人交往,泰勋则回答,除了重大节日他要陪家人之外,可能两人的约会常常因为不定因素而取消,此时琦贞却明朗地说这些她都能接受,让泰勋觉得愧疚又感谢,此时泰勋也回想起,女儿曾经问他为何会和琦贞在一起,而泰勋则回答,因为和琦贞相处时,他觉得有休息的感觉。

车子尾巴多了不知名的擦伤,让昌熙焦虑又烦躁,折腾好几天时间后,昌熙终于鼓起勇气向具氏坦白,具氏看见车子的刮痕,低头默默将鞋子拉好,随即和昌熙展开一段追逐战,过程中具氏的心情从愤怒到后来变得平淡,两人在夏天一路奔跑,具氏一路追进地铁站后,打消了找昌熙算帐的念头。

具氏在一次午后,向美贞坦白自己打算回到首尔的事,美贞似乎也明白这句话背后的意涵,代表两人要分开了,她暗自难过了许久,来到具氏家时发现他已经在收拾行李,美贞问他之后还会有联络吗?具氏则回答不需要,并给美贞一个骂自己的机会,此时气氛凝结了许久,美贞告诉他,她其实并不生气,当具氏真正离去后,美贞偶尔会到他空荡荡的屋子里坐坐,仅管具氏的号码已是空号,但她并未露出埋怨的神情。

第13集

具氏回到首尔后,开始接手会馆内清点款项的工作,偶然中他得知有位百货公司的小姐经常欠款不还,具氏不留情面的到百货公司,大声对小姐喝斥要她还钱,而这就是具氏一贯的作风。在酒酣耳热之际,具氏回想起和美贞的回忆,心情特别好的他,答应了下属想要返乡的请求。

少了具氏的陪伴,其实美贞的生活没有太大变化,一贯地被主管刁难、一贯地无法反驳,却只能在无力感中顺应这一切,回到家当母亲问美贞还有和具氏联络吗?美贞被戳到痛处,却装作一脸没事,因为此时她并不想承认自己是被抛弃的人。在大姐琦贞爆料下,昌熙辞职的事终于被父母知道了,当父亲问他为何辞职、打算休息多久时,昌熙突然爆气,希望父亲对他的抉择能多一点体谅。

昌熙在辞职后,帮忙着父母的农田,此时隔壁大户人家正将种田当作休闲,还嘲笑他们不懂得吸收种田的知识,在开车时,父亲一时兴起,决定和这户人家在马路上尬车,为了赢过对方,父亲还特别抄近路,而一旁的昌熙看着父亲难得有这样有趣的一面,忍不住兴奋地在旁帮他加油,在超过对方的瞬间,卡车突然侧翻,车上载的地瓜全部掉在地上,父子俩也因为这件事狠狠被母亲骂了。

廉母在得知琦贞和离过婚还有一个小孩的男人交往,忍不住为她担心,更祈求琦贞让她有机会远远地看泰勋一面。在餐厅中,当廉母如愿看见泰勋,立刻露出满意的神情,还主动说要请客便匆匆离去。廉母趁这个机会,特别到市场绕一圈,偶然从认识的大妈口中得知小女儿在一个月前曾在路上痛苦,廉母随即回想到一个月前就是具氏离开的日子,才意识到原来美贞已和具氏分开,心里如此痛苦却从来不让她知道,一想到这里,廉母也在无人的小巷痛哭了起来。

具氏在一次偶然回到山浦,却从得知廉父再婚的消息,原来当年,廉母从市场回来之后,没多久就在睡午觉时离世了,只留下一锅烧得焦黑的饭,在这之后,廉爸再婚、孩子们选择搬到首尔,廉爸经历这些事,个性已变得温和许多,他拿着一张写有小女儿美贞联络方式的字条,并交给具氏。

第14集

在廉母的丧礼上,孩子、亲戚全哭成一片,廉爸虽然神色平淡,看不出心情,但他其实正强忍着不想让泪水掉下来,一家人抱着廉母的骨灰坛回到家中,美贞开始准备做饭,打开饭锅却看见了焦黑的饭,琦贞则准备洗衣、晾衣服,但看见母亲的衣物,仍让她难掩情绪,看着家里各处都存在着母亲的痕迹,一家人都觉得很惆怅。

亲戚故意献殷勤的行径让琦贞觉得非常反感,她更警告爸爸,不准再把钱借给亲戚们,此时摆得好好的骨灰坛却突然有了动静,把全家人都吓了一跳。昌熙离职没多久,母亲就传出噩耗,他认为这样的巧合,就好像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

美贞接到了上司老婆的电话,质疑她就是上司的小三,此时早已知道一切的美贞淡定回覆,她并没有和上司外遇,只是上司特地把小三的电话存成自己的名字,这件事在办公室传开,同事都觉得上司的行为很不恰当,不过美贞却没说什么。此时又有位同事私下问美贞知不知道上司的小三是谁,美贞听完话后不发一语直直地盯着对方,因为美贞知道这位女同事就是上司的外遇对象。

琦贞在经历母亲离开后,回归正常的生活,当她和泰勋女儿独自在店里时,琦贞自顾自地说了母亲离开后,她的心境变化。原先总是没有太多反应的泰勋女儿,在此时突然抬起头,忍不住落泪,琦贞心疼泰勋的女儿,一次冲动下问泰勋女儿,自己能不能成为她的妈妈,泰勋女儿听完话后,只是静静地收起作业回到房内,而当泰勋出现,琦贞提出了结婚的要求,泰勋则坦率地答应了。

第15集

具氏鼓起勇气拨打了美贞的电话,两人重新联络,看着彼此的笑容,两人都充满幸福洋溢的感觉,而这个微小却深刻的幸福,只存在于两个人心中,具氏因为工作缠身,只好回去会馆一趟,为了不让美贞等太久,他特别过了速战速决的一天,而过程中遇到先前欠款的百货公司小姐,她被公司炒了之后拿着碎酒瓶找具氏报复,不过具氏轻易就摆平了她。

处理好眼前的所有麻烦后,具氏急忙回到美贞面前,面对脸上的划伤,具氏掰了一个理由说这是画上去的,不过美贞听完后却笑笑地没有回答、也没有生气。两人走在路上,美贞和具氏分享她的五分钟定律,就是将每天遇到的小确幸收集起来,累积到五分钟的长度,并靠着这短暂的五分钟,作为每天能乐观活下去的理由,这种独特的思想令具氏开心,因为美贞依旧还是那个美贞。

在下雪的夜晚,美贞告诉具氏,有天她得知骗她钱的前男友竟然办了婚礼,让她觉得很不悦,对方明明有钱筹备婚礼,却不肯还她钱,她更决定要参加婚礼,给对方难堪,不过此时她却接到具氏的电话,一听见具氏的声音,美贞顿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具氏就是如此特别的存在。自廉父再婚后,三姊弟一同搬到首尔展开新生活,廉美贞选择离开之前的公司,到新的公司工作,琦贞则和泰勋的感情升温,昌熙成了一间便利商店的老板,他在接手便利商店后,变得更加沉稳。

泰勋得知琦贞买验孕棒的事,起初很焦虑,后又得知琦贞并未真的怀孕,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不过琦贞看见泰勋的反应,却觉得心里怪怪的,烦闷之下琦贞干脆拿起剪刀把头发剪短。具氏因为酒精成瘾的问题,被具会长约谈,向来无法从心理咨商获取解脱感的具氏,突然想起了廉美贞。具氏像美贞提议,想要付钱让她听自己说话,具氏感性地向她告白,让美贞很感动,两人就这样抱着彼此、躺在地上,享受幸福的此刻。

第16集

解放同好会自从美贞离职后,就没有再继续,不过这天部长却邀约成员们一同吃饭,并告诉他们,有位朋友对出走日记很感兴趣,还想要出版他们的日记内容,虽然面对这个消息,成员们多半没有抱持太多自信,因为他们写的事情都很私人,不过这个契机也让他们回想起当时的美好。

眼看新年即将到来,三姊弟特别抽空返乡探亲,昌熙见到老友们,提起当年父亲再婚的契机,他当时担忧自己要照顾老父一辈子,只要有相亲机会就像父亲提议,不过很神奇地,平常总是很被动的父亲也突然变得很积极,昌熙更提起了前阵子因为一次缺席,错过了发财的机会,当老友问他当时为何缺席的理由,昌熙却闭口不谈,因为维持这个秘密就是他正式成为大人的契机。

向来沉默寡言的廉父,在饭局中告诉孩子们,如果自己一个人过也很好,就不用急着要找一个伴,这段话从再婚两次的廉父口中说出,难免有些唐突,不过廉父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再解释太多。昌熙回想起某天,他一如既往地探望贤雅的前男友时,对方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眼看着任何亲友都联络不上的情况下,昌熙感受当自己当下的使命感,为了陪伴贤雅的前男友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昌熙才错过当时那次大商机,不过他仍旧选择将这段过往藏在心里。

泰勋和琦贞在一次饭局中把话说开,原来泰勋先前之所以得知琦贞没有怀孕时,会松一口气,不是因为他不想对孩子负责,而是因为他认为,每个孩子出生在这个世界上,长大成人后都会受到社会的荼毒,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也要遭受这样的痛苦,当下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这段话获得琦贞的谅解,两人重修旧好。

美贞在一次偶然中,遇到了当年欺骗她钱的前男友,此时前男友特别主动提出要先还她100万元。美贞在一次和具氏的约会中,提起了自己在新年期间回到老家,看了小时候的日记,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情感丰沛的人,具氏则看着她露出会心一笑的表情,可以的话,他希望美贞一直都那么幸福。

具氏遵循美贞的五分钟定律,不过这天一群流氓来到店里,正打算拿走店里的营收,具氏和对方发生一连串冲突,怎料好不容易摆平对方,一旁的贤振哥却立刻拿着钱头也不回地跑了,具氏知道贤振哥是因为积欠赌债,才偷了店里的钱,他若有所思地坐在家中,最后具氏选择自掏腰包,填补的款项的空缺,并打电话告诉贤振哥,改天会好好款待他,一路上看似和平常没两样的具氏,其实心境已有了很大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