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有造型师于社群平台指控某艺人话语刻薄,造型师的标签与所删除的贴文提示让网友们猜测很大可能是Red Velvet IRENE,相关事件引来支持与反对双方的贴文与留言。SM Entertainment 与IRENE 之后出面道歉,而就在他们道歉之后,该造型师再发布贴文,澄清部分网友的留言与指控,并表示此事到此为止、请各方停止任何猜测性的留言、文章与报导。

23日,造型师在Instagram 限时动态分享了长文,文章中以C代表IRENE、B公司代表SM Entertainment,全文如下:

我已经受伤了,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伤痛。然而,为了维护个人生而为人的尊严,希望得到C 的道歉,也跟B公司负责人一起与C 碰面了。昨天的见面是需要时间,以及几次的协调才得以发生。

在我第一次发布文章之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是因为我需要无时无刻做出理性而明智的决定,为了这种情况而做准备。最大的原因还是不想造成更大的误会,也不希望再替猖獗的猜测与混乱局面添一把火。

事件之后,我从雇用我的B公司,以及在场的经纪人们收到了道歉,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处,所以我认为没必要再轻举妄动。

我不曾担任过C 所属团体的造型师,是透过外包方式接下10月2日(二) 拍摄的一日造型工作。(我第一次接受委托是在10月5日,6日收到正式email,应B公司与C 所属团体的要求准备了15天)

我之所以写初次见面的某人,是因为C 忘记2016年拍摄杂志和我一起合作的事情(昨天见面时确认了这点),也因为她的行为不只发生在我身上,也发生在那天帮我的一名后备和助理的身上。

因此,在道歉会面的场合中,两位也与我同行。他们与B公司的人和C 谈过,两人都收到了C 的道歉。

从一开始我就认为没必要对C 粉丝的恶评做出回应,我现在仍这么认为。我还没采取任何行动是因为自决定做这样的事情后,我的根本目标就是C 能够答应不再对任何人有类似的言行,以及她亲自和我与两名团队成员碰面、道歉。所以昨天收到正式道歉后,我就停止了一切行动。

尽管有些人对此进行臆测,但完全没发生经济方面的和解。(目前只有对我10月20日一日工作的工资支付和支出费用的处理)协议一词在昨天的碰面中也没有出现,那是为了道歉,而不是为了协议才进行的碰面。

我必须要守护自己到底。因为没有任何理由我必须持续受到盲目的攻击,所以碰面的过程中,我要求一封包括B公司与C 认错、道歉,并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言行的道歉信。这篇贴文也是我最后一次表达自己的立场。

我是一个人,一个恪守着我所信仰的职业道德,以及不管接下什么工作都会尽力去完成的人。我也会犯错,对某些人来说是坏人、对某些人来说是好的,C 也是一样。但我无法断定该事件是我个人的事。我这么做是为了恢复被重伤的名誉,以及维护自己的尊严,一个完成所有专业工作的自己,也为了与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仁们。

我会努力工作,以克服痛苦,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生活,我也不会再对此事件有任何回应或行动。这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是对昨天碰面的C 最后的关心。还有,如果是真的为了C 着想的粉丝,希望不要再越界、停下来吧。那些贴文一点都不会伤到我,但也不会给C 带来任何好的影响。

最后,我的确有预料到这起事件可能的规模,以及因此而发生的如侵犯隐私、谣言编造,与戏剧性的媒体操作等等。尽管我知道我很可能无力阻止,但还是请停止(前述行为) 比较好,我也在准备相关的部分。

这篇内容变长了。以我的立场来说,我必须写下这篇,我个人也对造成B公司员工如此忙碌致上深深的歉意。

最后,我也要恳切地请求阅读此篇贴文的人们,不要再写一些会更进一步给大家造成伤害与损失的推测性文章与报导,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