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外界称羡的婚姻,女主角却与前度重逢后,旧情复燃,甚至抛家弃子。不觉得情节有点可想而知吗?但是当主角是由夏帆和妻夫木聪扮演,又给人一股新鲜而异样的诱惑。原来当年的水男孩已经长成主妇杀手了。

在对被老公丢下的夏帆,从恍惚看到10年未见的妻夫木聪,克制地穿梭在衣香鬓影间搜寻,而他早等在隐闭的阁楼,一阵激吻。这场戏让人联想到布莱恩狄帕玛《剃刀边缘》的美术馆勾引,但没那么露骨饥渴,反而多了隐忍含蓄的浪漫。

堪称俊美且前途无量的老公其实缺乏激情,婆婆看似和蔼但处处干预,从接送女儿到张罗晚餐,所有一丝不苟都被当作理所当然而被忽略。而明显不如的原生家庭,则是蜻蜓点水但解不开的心结。所以前任出现,唤醒的不只是她身体的记忆,她决意重返职场,亦是对现状的反抗。

虽说是改编自官能小说,电影尺度其实相当有限。镜头仿佛不断被提醒不能再往下,只好要演员不停地吻。宽衣解带不见得是情欲戏的唯一出路,《花样年华》包那么紧不也万马奔腾?以至于夏帆苦得要命,妻夫木聪帅得可以,却没有黑木瞳、役所广司在《失乐园》飞蛾扑火的说服力。当绝症这个梗被搬出来时,更觉得这部打着不伦招牌的电影根本纯爱啊!

三岛有纪子懂得经营意象,但角色挖得不深,让女主角的抉择,姿态远高过自觉。反倒是《火口的二人》《你的鸟儿会唱歌》的柄本佑,扮演刚开始对夏帆勾勾缠但后来反而最理解她的同事,戏分不多,却让花心萝卜显得有血有肉。